岷县灾区群众生产自救见闻:直面灾难 憧憬未来

  盛夏8月,在经历了地动重创的岷县洮河大地上,仍然

依据生机盎然,黄灿灿的麦穗孕育着播种的生机,遍及
川塬沟壑的中药材绿色尽染,随处可见的土豆、蚕豆长势喜人……

  “不管
遇到什么困难与险阻,不管
遭遇多大的灾难与可怜,性命最为可贵,生活还要接续,斗争永不止息……”地动已过去一段时间了,眼下麦子该收割、土豆该追肥、当归要锄草、蚕豆也该喷洒杀虫剂了。岷县地动灾区的干部群众纷纷抖擞肉体,怀着对将来生活的美好憧憬,以不屈和恐惧直面震灾,不等不靠,投入到紧张的消费自救当中

  沿着公路向岷县梅川、中寨、禾驮等乡镇的受灾村落进发,两旁的田地里,处处可看到戴着草帽、裹着汗巾的群众忙着收割小麦。一块又一块的田地里,村民们依次排开,挥舞着镰刀,割过的麦茬上划一地摞着一个又一个麦垛。梅川镇马家沟村党支部书记包永清告知记者:“这几天雷雨不竭,地里的麦子都成熟了,已到了虎口夺粮的关键时期。灾难让乡亲们更加勾结,各人商量着成立了互助组,少则二三家,多则四五家,互帮互助跟老天抢粮。”

  在禾驮乡随固村,收割麦子的农民三五成群,家家男女老幼齐出动,吃的喝的都照顾着放在田埂上。他们都说,灾难已过去了,各人要树立起生活的信心,眼下最重要的是抢收粮食,把灾祸造成的损失降到最低程度。

  岷县是千年药乡。这次地动受灾严重的梅川、禾驮、中寨等乡镇一带,主要栽种党参、当归及黄芪等中药材作物。这一段时间,恰是给中药材锄草的关键时期。在禾驮乡安家山村的一块黄芪地里,村民杨永安带着一家人在地里细心地拔草。“在我们这里,药材是农民一年最主要的收入,前段时间雨量多,药材地里的杂草长得到处都是,如今不拔掉,会影响全年的收入。”杨永安擦着汗水,接续说道:“这几天,村支部动员全村人互帮互助,下到药材地里拔草,减少损失,各人起早贪黑,再干几天草就能拔完了。”

  禾驮乡拉路村是这次灾祸中受灾最为严重的村落之一。记者看到家家户户都繁忙
着,男人留在家里清算财富、撤除
危房,女人和孩子局部下地拔草。

  在村里的一处废墟附近,一位村民告知记者,这里曾是拉路村小学,由于是土坯房,地动时局部
黉舍局部倒塌。拉路村党支部书记董采娃告知记者,为了能尽快将黉舍建起来,确保春季正常开学,目前村民自发地对黉舍的废墟进行清算,就等教育部门审批开建了。

  董采娃还告知记者:“跟着抢险救灾工作渐入尾声,村里在指点全村村民开展消费自救和重修家乡。目前全村被毁的一部分地皮修整后已开始补种,没有被毁的地皮上村民在忙着锄草和松土。如今全村人都住在集中安置点的帐篷里,白天局部出动,主要清算废墟、拔草、补种,消费自救开展得很顺遂。”董采娃说,村里的屋宇有的倒塌有的受损,如今都不能住人了,村党支部连续开了几天会,征求群众灾后重修的意见。在前几天召开的有21名党员和村代表参加的会议上,各人根据灾祸的实际情况,一致要求对灾后存有隐患的二、三社实行搬迁,这两个社的群众局部同意。

  梅川镇永光村在此次灾祸中所有的土坯房几乎局部倒塌,未倒的也成危房。记者看到,在倒塌的废墟里,村民们已将大部分被埋的中药材和生活用品清算了进去。路边上,有几处危墙威胁着过往村民的安全,村民王小文领着几名青壮年拿绳子预备把它们推倒。他的妻子和两个孩子捡拾着地动中没有摔碎的瓦片,一块一块划一地垒在路边的空地上。“这些瓦片重新盖房子的时候还能够用。”王小文说。旁边一位年轻人开玩笑说:“你抢进去了那么多药材,还奇怪那几个破瓦片?”原来王小文家屋宇倒塌时,废墟掩埋了码在屋子里的3吨多黄芪,这几天在各人的帮助下,被埋的黄芪被及时挖出,当天就被县上结构的企业上门收买走了,卖了9.68万元现金。

  穿行在灾区,岷县干部群众消费自救井然有序。在梅川镇永星村,村民们修整着被毁坏的农田,撤除
着一间间的危房;在中寨镇同兴村,所有劳动力几乎局部投入到修路、清算废墟等工作当中
;在申都乡中心小学,师生们搬图书、仪器,清算校园废墟中的杂物,灾后黉舍的善后工作基本完成……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alvinaah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