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走在新老北川县城 感受崛起的生命力

  绵阳5月9日电 (杨丽) 9日的北川老县城,晴朗而宁静。相隔20公里的新北川县城却是繁华而热闹的。行走在新老北川间,转换的不但
是时空,心情
,更是对性命的尊重,对重生的感悟。

  老北川的凝固

  噩梦依稀,旧事如昨。2008年,北川前后遭受千年不遇的“5•12”特大地动、唐家山堰塞湖泄洪、“9•24”紧张洪涝泥石流灾祸等“三重灾难”,老县城瞬间变成废墟,秀美羌山千疮百孔,两万余名同胞不幸遇难,14.2万人无家可归,直接经济损失高达600多亿元。

  而今踏上老北川遗址,目睹地动时滚落下来的巨石,街道两侧倾颓、破裂、混乱
的楼房,依然能感受到4年前那场天灾所带来的苦痛。平移到路旁的高楼,陷入地下的民居,压扁的小轿车,斜跨的屋梁,不一丝生的气息,唯有混乱
废物中开出的几朵小野花,却红得扎眼,也最能刺痛民气。

  在一个残缺的篮球架和一壁鲜艳的五星红旗下,是学校的废墟,废墟上挂着一壁白横幅,这是失去孩子的父母比来挂上去的。横幅前面是孩子的照片,后面是父母的时空信文:沉痛吊唁全校遇难师生!贺川你们好吗,爸爸妈妈好想你,儿子今年是你离开妈妈四周年了……

  徐行走在老北川县城,就像走进一段凝固的时间,最大的转变,就是这些支离破裂欲倒的屋宇有了钢架的支撑,这些支撑是为了进入老北川人们的安全,也凝固住了老北川的县城。

  在心底涌出难以抑制的哀伤时,沉默
中惟愿逝者安息,生者坚强。

  新北川的活力

  北川新县城异地重建,间隔老县城20余公里。2011年元旦前夕,北川人完成了摇号分房,实现了震后第三个春节入住新县城。一座结构平正、外表标致、适宜人居的美丽新县城,以新的活力呈如今世人面前。

  北川是我国唯一一个羌族自治县,在新县城的建筑中,羊角、羊头这些羌族标记的图案随处可见。

  “北川巴拿洽”是北川新县城的标记性建筑之一。走进“北川巴拿洽”,熙熙攘攘的人群,“羌”味浓烈的屋宇,会让人有豁然开朗的心情
,一个个鲜活的面孔,能感受到性命的律动。“巴拿洽”源于羌族言语的音译,意思是“做买卖的地方”。是新县城景观中轴线和步行廊道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  漫步在巴拿洽,能看到各样富有羌族特色特产店。尤以羌绣店面最为抢眼。绣娘田福蓉,地动前在茶楼工作,而今处置羌绣,搬入了新房,月收入提高,如今的糊口让她很是满足。作为羌族文化艺术的奇葩,“5•12” 地动后,在政府的鼎力拔擢下,羌绣发达发展起来。对羌族女人,羌绣是他们祖祖辈辈传下来的身手,凝聚着千年古羌文化的底蕴和羌族人的糊口理想。

  昔日的北川县政府对北川将来的文化产业、游览产业、服务业发展都有了清晰的规划。新兴而繁华
的新北川,也吸收了外地人曩昔工作,在新北川处置清洁工作的刘大姐,是汉族人,来自邻近
的安县,她认为如今的北川很标致。

  重生后的北川,不但
见证了坚强的力量,崛起的惊变,更在每一天的改变中,涌动着对将来的无限向往。这份脉动,正是一股不屈而充满希望的性命力。也唯有北川,才最能领会其中的意思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alvinaahl.com